FC2ブログ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2009.05.24 花开花飞
  
   好在半朧淡月,到如今,無處不消魂。故國梅花歸夢,愁損羅裙。為問暗香閑豔,也相思,萬點付啼痕。
——《南浦》

   最開始的時候,她是清冷的。
   清冷到不顧世事的地步,用盡一切淡漠去看待周圍的世界。
   真實的痛,真實的苦,真實的恨,真實的怨,真實的哀戚在心裏紮根,結果。世俗的塵埃遮住了她聖潔的雙眼,疼痛攀爬上脆弱的神經,復仇驅使自身來到了“仇人”的身邊。
   然而,自那個相逢的雨夜開始,所謂的仇恨在朦朧間消亡,變質。曾經的哀愁,漠然褪去了迷離的雙眼。
   於是,命運變成了一場背負著瘡痏的輪回,依附著諱莫如深的讖語朝著未知的前方駛去。
   這樣的午後,她為他披上一件衣衫。莫名的暖意湧上心間,滲透進晦暝的陰霾。
   冰封的心靈,在那個冬季,悄悄融化,復蘇。


   “巴小姐,請您作劍心的劍鞘吧。”
   面對眼前這個誠懇的男人,她沒有拒絕。
   我不懂,那是怎樣的一種情感,致使她去守護這個曾在戰亂中奪取她幸福的男人。
   只是,一切已不再重要。池田屋事變之後,她與他一同藏身於近郊,以夫妻之名賣藥為生。
   “你在戰亂中失去的幸福,這次讓我來保護。”他的誓言縈繞耳畔。
   可惜幸福來得太快,耀花了雙眼,直至綻放後惟留下蒼白與空洞。
   人面不知何處,波依舊東流。
   眼前浮現的是皚皚白雪上的斑斑血跡。身後是曉風殘月,雨雪霏霏。
   寂寥如幽魂般纏繞,在逼仄的輪回躊躇不前。
   我不配擁有幸福。
   她抽盡所有氣力,在他的臉上劃下最後一道十字傷。


   十年。
   人影憧憧的街上再度出現的紅發男子,已過了而立之年。他找到了家,尋到了歸宿,為漂泊的生命之旅劃傷了圓滿的句號。
   站在墓地前,一句再見結束了十年的糾結,褪去了滿身的桎梏,滌蕩盡心中重遝的孱愁。
   我知道,她的故事就此結束。
   在他的生命中,曾屬於她的戲早已謝幕。而後,另一出即將上演。


   我不配擁有幸福。


   這是真的嗎?難道巴真的只是稍縱即逝的櫻花?真的只是劍心生命中的匆匆過客?
   不,不可能。人生苦短,他還有幾個十年?怎可能簡簡單單的一句再見就擺脫了一切記憶與糾纏?怎能在事過境遷的今時今日心安理得地忘卻,包括那曾不堪的人生,和不復退路的傷痕?
   不行,絕對不行!巴所逝去的幸福要有由誰來彌補?
   在撕心裂肺的呼喊聲中,事實揭下了夢幻下的面紗。清冷芬芳的白梅香隨著泠風煥然消散。指尖的幸福流淌在世間的蔭翳,匯成一條河,沒過冰冷的雙足。
   她淡淡的笑容永遠的從我眼前消逝,蒼茫大地遍尋不見她的棲身之所。
   猝然想起在《犬夜叉》中,法師對桔梗說的話:“只有活著的人,才能和別人生活在一起,而你,一個死去的人,是沒有未來可言的。”
   淚水,潸然而下。
   遏制不住的疼痛湧上心頭。
   原來,一直是我會錯了意。巴的幸福並不在觥籌交錯的舞場幕布。那只屬於過往的雨雪瀟瀟早在最後一頁驀然枯萎。現實中的暮鼓晨鐘只存活在雲飛草長的鏡花水月。
   在時光凋零的記憶中。帶著枯澀的愁,白梅的香,任幸福如流水般沿地平線蔓延至遠方,化為低吟海風,駘蕩在氤氳盡處。


   看得見頭頂的煌煌星辰。
   即使只有寥若晨星的光輝。
   守護著愛情的殫精竭慮。
   無論在何時,無論在何地,始終有一襲堇色紗巾,輕柔地溫暖著愛人的冰冷,一路走過的人生砥礪,翻過歷史的頁章——


   我不配擁有幸福。

   巴沒有幸福。依舊,永遠……







   這算是很久之前的東西了,但某些記憶並沒有從我的腦海中消失。直至不久前剛看到某紅發男子的身影時,一些莫名的情緒又從心地蔓延開來。
   我早已過了那個糾葛的年紀。再不會像懵懂少年般為了自己的喜好做出激進的舉動。
   只是,在偶爾想起的時刻。
   還是會心痛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mereau.blog85.fc2.com/tb.php/160-1e5ff65a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