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2009.01.13 賀文,賀文。
  TO親家母,拖了那麽久TAT

  希望不會讓你失望。

  >///<
ENDING

   “为什么。”

  准一仰起头,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。

  “因为——”

  泷泽蹲下身子,凑近他,“那个人夺走了你身上的东西。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,你眼神让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。我以为我们是同一类人。但是,跟那个家伙在一起之后,你变了。你变成了一个让我觉得很陌生的人。我不要你有这样的改变。”

  “我只是想再回到那种平静的日子。就这么一丁点儿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吗?”

  “为什么要改变呢!即便你抽完了身上的每一滴血,你还是不会感觉到一丝温度!认命吧,我们就是这种人。”

  够了……够了——够了!

  准一顫抖地起身将泷泽压在身前的沙发上。泷泽全身绷紧,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来不及反应。

  “准一……”泷泽拼命地摇着头,想说的话被大腿内侧滑动的手堵住了声音。

  “这就是你喜欢的本性?如果是这样,就好好享受吧。”

  男人手指的动作让泷泽身体的温度骤然上升。泷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动作。

  “怎么?第一次被男人抱吗?”这近乎暴走的失去理性,让准一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鬼魅的神情。

  “冈田……”

  准一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,下一刻便用唇含住了顶端。

  呜——

  直觉地想躲开这个男人,但双手却被牢牢地按住无法动弹。

  “啊——啊啊啊——”

  意识在一瞬间远离了。释放的痕迹散落在地毯上,顿时失去了所有力气的泷泽,往后倒下,准一用手扶住他的背,不给他任何呼吸的时间,便吻上了他的唇。

  “你就好好看着,你喜欢的那个我是怎样的一个人。”

  “嗯——啊啊啊啊!”

  被硬物押入的刺痛,泷泽本能地发出了悲惨的呜鸣。上一秒还沉浸在快感中的身体刹那间堕入了地狱,没有任何温柔的爱抚,被强烈而深入的贯穿。

  “呜——”

  没有停手的意思,身体被撕裂的剧痛让泷泽发狂似地扭动着身体。而这样的动作只能换来更加深入的贯穿。

  撕扯的快感,裸身的两只野兽数次陷入失神。身上的男人一刻不停,直至尖锐的痛楚逐渐转换为麻痹,让他弄不清现实。

  “不行了……”喉咙因为过度的叫喊而沙哑,异物侵入的感觉与前端被抚摸的快感相伴,让泷泽不由得将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两人紧贴的部位。

  腿上流下了鲜红的血,而四肢更因为疼痛颤抖不已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最后一次的深入,准一用力地抬高了下颚。全身无力的泷泽瘫在地毯上,一面感受着异物拔出的感觉,一面陷入无意识的昏迷。

  “为什么要逼我——”
  
  准一抱起昏睡中的泷泽,让他仰躺在沙发上。替他盖上被褥后,转身出了房门。

  泷泽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全裸躺在沙发上。刚想起身,下体便传来尖锐的刺痛。他咬着牙直起身,可完全使不上劲的腰让他摇摇晃晃。勉强站立起来,一股湿润的热流沿着大腿内侧流下,让他被迫回忆起昨晚的情景。

  准一人呢?

  环顾四周,屋里只剩他一人。

  紧用面纸将身上的污渍擦掉,但四肢传来的无力感让他再次跌坐入沙发中。 直到内心最后的希翼发出崩塌的声音,抑制不住的泪从眼眶中汹涌而出。

  无法传达的感情都埋进了心中的深渊。
  
  泷泽咬着唇,颤抖着。

 
  ×××

  
  交通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。从出发到抵达,整整四个小时,天色完全暗了下来。

  新宿的夜晚依旧充斥着浓重的酒精味,明明喧扰的大街上,却有种难以形容的空虚。
  
  泷泽下了车,站在街边抽起了烟。“竟然被迫调职到这里,可真够呛。”

  说着,他走进了最近的一家PUB。

  昏暗的室内,尽是被酒精包围着的男女。完全提不起兴趣的他,走到吧台边,“一杯冰啤酒。”

  接过招待递来的啤酒,泷泽顺势抬头。

  四目相接。

  “准一……”
 
  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,继续埋头工作。

  “准一!”泷泽顾不上洒落一地的啤酒和应声碎裂的酒杯,猝然起身,紧抓着眼前男子的手不肯放手。

  “对不起,您是否认错人了。”对方作势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  是我认错了么?

  “准一,怎么搞的。快打扫一下,对客人太失礼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名叫准一的男人慌忙地开始收拾起地上的惨剧。

  而罪魁祸首此刻却无法有任何反应,呆滞在原地。

  明明同一个名字。

  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。

  可刚才的反应又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  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抱歉。”丢下一句含糊不清的话,泷泽快步走出酒吧,一刻不停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,准一换上便装,和同班的店员们挥手告別,便踏着清晨的白鱼肚搭上回家的JR线。

  刚掏出钥匙准备开门,楼梯转弯角的男子突然出现。

  “你不是刚才那个……话说,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?”

  “没有什麽是警察不知道的。”泷泽说着径直走向他。

  明显感到准一的肩膀有摇晃,泷泽不自觉地皱了眉。

  “警察是来抓我的吗?……我虽然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,但是清醒的时候我被人从海边救起来……”

  “你说什么?!”泷泽睁大了眼睛,仿佛并不相信对方的话。

  “我被救起来的时候,真的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。如果,如果我有错什么,请告诉我。”如果说此刻准一的表情面具是假的,那这演技确实太逼真了。

  “真的不记得了?”

  “真的。”简单而坚定的回答。

  泷泽低下头,像是有些自嘲般的扬起了嘴角。

  “看来你不是来抓人的。我们之间认识?”

  “何止认识……”

  “你——到底是谁?”对于泷泽眼中流露出的感情,准一找不到确切的词语可以形容。那不是旧友重逢的喜悦,也不是仇家间的纠葛。一股难以言语却令人窒息的气氛让他想抽身离去。

  “泷泽秀明。一个追随着你脚步的野兽。”像是决定了似的,泷泽伸出了右手。“如果可以,即使你失去了记忆,我们也能从头开始。”

  “……”准一静静地凝视着眼前那样的他。莫名涌上心口的情愫,无法判别。像被引导似的,他伸出了右手。

  至终,已没有回头的路。  
  
  ——再次开始,故事的新一章。
  
   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mereau.blog85.fc2.com/tb.php/135-63198964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