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ending
  
 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沉。
 
  静谧的四周感觉不到一丝声响,唯有车轮碾过枯枝断木发出的不适低吟。

  “安静得有点恶心。”深色皮夹的男子近似粗暴地摆弄着方向盘。

  “这是要去哪儿?”准一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脸孔,在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后,又将视线转向窗外。

  稍许的沉默后,男子开口了,“——到了。多加件衣服,下车了会很冷。”

  男子停下车,解开保险带,从口袋中取出烟,点上。

  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究竟想做什么。”

  “杀人。”

  准一的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。荒谬的言语,被这么轻易地说出了口。

  “泷泽,你……”看见对方的嘴角浮现出的微笑,准一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。

  “我答应过你,这是最后一次,从此,我们三个人,各自回到起点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都杀了那么多人了,你不会现在停手不干吧?好歹我这个做警察的都向你保证了。”

  准一被说得哑口无言。僵硬的表情混杂着无奈和自暴自弃的神色。

  泷泽吸完最后一口烟,将烟蒂丢出窗外。

  “下车。”他推开车门,突然袭来的寒气使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。

  跟着走出车外的准一,来到了后车厢前。只见泷泽从车厢中拖出一个庞大的麻袋,袋口被绳子严实地绑了好几圈。上前帮忙的准一,被袋内明显的触感吓得缩回了手。

  “怎么,怕了?”略带嘲笑的语调让泷泽此刻的表情变得异常险恶。“你不是也想摆脱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吗?既然下了决心就必须舍弃一切,尤其是意志薄弱的念头。”

  准一沉默了许久,然后痛苦地低下了头。

  “你要答应我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  “我保证。”

  强忍着厌恶感,准一一把抓起沉重的麻袋,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,拖进前方深幽的海水里。

  最后一次——

  真的是最后一次——

  从此,无助的日子都将随着这最后一个牺牲者一同埋葬在漆的深海里。
  
  和过去的告别——

  准一闭上眼,押着脸静止着。

  “准一……”泷泽不确定地叫着他的名字。

  没有回答。

  泷泽以为他在哭。

  只是,没有眼泪流出来。

  究竟是为了什么,早已失去了哭泣的力量。自己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事情,到底算什么?

  失败的人生。

  挤出最后一丝力气,说“泷泽,从今天起,永别了。”

  泷泽默然地看着他。

  那个瘦弱的身躯,正凝视着前方深不见底的暗。

  突降的小雨,自天上,缓缓落下。


  * * *

  
  偏头痛。
  
  本以为就此平静的生活,却因为头疼而忍受着与以往不一样的煎熬。

  止痛药一粒接着一粒,几周来,剂量加地连医生都说再吃下去会有中毒的可能。

  但是依旧难以入睡。

  自从那次海边的分手,已经两个月处于失眠状态了。

  明明应该平复的心情,却莫名地被身体的衰弱拖累着。

  不行,还是要去酒吧打工——

  不然一定会被炒鱿鱼的。

  坚持着穿上外衣,准一踏出了家门。

  歌舞町的夜生活总是在灯红酒绿中开场,酒吧内纸醉金迷的气息迷茫着每一个角落。包括后巷的垃圾收集区。

  该死,头痛还没好。

  勉强支持着身体的准一,打开酒吧的后门走了进去。

  喧闹的人声淹没了头顶电视机的杂音。
  
  这年头,新闻也没人看了。

  抬头不经意间看到杀人报道的他,自嘲地靠在吧台上。
    
  “这个不安全的社会。”

  直到他恍惚间看到被害者姓名的刹那,之前萎靡的状态被莫大的震惊取代。

  “把遥控器给我……”一把抢过身边招待手中的遥控器,将电视机的音量开到了最大声。

  “据法医DNA检验后断定,此次被害者为男性,真实姓名为森田刚。由于尸体被泡在海水中过久,腐烂程度已无法进一步做尸体解剖。不过就现场警方初步判断,这次的凶杀案,很有可能为谋杀,于是警方会就这一事件进一步展开调……”

  如同着了魔一般,在思维开始运作前,身体便先一步有了反应。

  准一没有半分犹豫地冲出了酒吧,在马路上狂奔起来。

  脑海中一片空白,除了先前电视机中无数次出现的海边的镜头。

  那个熟悉的海滩,那个曾经由自己亲手拖进深海中的麻袋。

  那个在噩梦中被唤起无数遍的场景。

  怎么可能忘记……

  泷……泽……秀……明……

  不记得跑了多久,站在公寓门口的准一,伸出手,粗暴地按着门铃。

  直到房间里面传出了人声。

  “门没锁,进来吧。”

  推开门,准一径直朝端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子走去。

  “刚看了新闻过来的?”

  准一凝视着他。每当说这种话的时候,泷泽的表情冷酷得恐怖。“你准备如何处置我?要杀了我么?”

  “快说这不是真的——”

  肩膀颤动着,嘴巴似动非动。

  你这个差劲的男人。

  喉咙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“千真万确。”

  脑海中一阵嗡鸣。准一不自觉地咬着自己的嘴唇,强忍着从腹部一路沸腾的至头顶的震撼与愤怒。

  泷泽露出一丝不忍,看着如此痛苦的准一。

  “明明说好的不是吗……”  

  泷泽微微地蹙了蹙眉头,站起身,凑近他的耳畔。
 
  “我骗你的呀,傻准一。”

  失去最后支撑自己的力量,身体好似失去了重心般瘫坐在地上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mereau.blog85.fc2.com/tb.php/129-7e679147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